當前位置:首頁 > 資訊 > 正文
來源:互聯網

●瀟灑顯于外而源于心,或者說是心智徹悟后的自信,也是一種理性的個性提升

中國字極富形象感,譬如“瀟灑”二字的偏旁,皆從“水”,一下讓人想起句俗調:“如要長得俏,走路水上漂。”這倒是挺形象地勾勒出形態的瀟灑之狀,但“天地無意,男兒有心”,真正意義上的瀟灑,不僅是衣冠容貌之狀,也是一種精神高度的表達,既有跟著感覺走的率性飄逸,亦呈現著充滿進取心的價值觀。

應當說,瀟灑這個概念是東方文化特有的,從比較學來看,它與西方文化中的浪漫有著相似的美學解讀,但更有我們中國人常說的“風骨”二字蘊含其中。孟子所說“集義所生”的“浩然之氣”,其實就是一種高貴的瀟灑。“后死諸君多努力,捷報飛來當紙錢。”陳毅的《梅嶺三章》無啻于生命的絕筆,但卻是充滿了笑談生死、拊掌揮灑的大瀟灑;1944年,林徽因和梁思成在四川編寫《中國建筑史》,耳畔已聞日寇的炮聲,林徽因筆未停、唇輕啟:“我們門口不就是揚子江嗎?”其“淡兮若海”的瀟灑之態,愧煞多少驚惶者。

瀟灑顯于外而源于心,或者說是心智徹悟后的自信,也是一種理性的個性提升。中國歷史上出現過的大大小小600多個皇帝,無不喜歡和老天爺搭上點關系,可是讀《史記·秦始皇本紀》發現,唯獨秦始皇是一位從來不講“天命”授予的皇帝,在著名的瑯琊臺石刻中,甚至還直斥古代的三皇五帝假借鬼神,欺騙民眾。他總在詔書中說“寡人以眇眇之身……”(眇者,微小也),謙詞之中,卻充盈著千古一帝的自信與瀟灑。

法國社會學家布爾迪厄提出:“趣味是一種不可避免的差別和實踐證明。”瀟灑亦是一種旨趣的體現,不可脫離人的修養品味來談。有人放浪形骸、言行無拘,那不叫瀟灑叫痞行劣跡。宋代詩人石曼卿在海州作通判時,衙門附近有一座禿山,他就組織衙門里的人用泥巴裹著桃核往山上扔,比誰扔得遠,一時成為當地習俗。幾年下來,竟然滿山桃花綻放,成為一個有名的詩典。蘇東坡有詩記之:“戲將桃核裹紅泥,石間散擲如風雨。坐令空山出錦繡,倚天照海花無數。”雖然這種文人的瀟灑未必能夠解決百姓生計,但比起那些一到寺廟池塘就扔錢幣的人來說,趣味和格調的差別還是一眼就能分出高下。

世風日下、人心不古,這是人們常發的感慨。其實,瀟灑之情狀即是“世風”的一部分。當代哲學家馬爾庫塞稱,在現代工業社會中,人很容易變為“單向度的人”——人們的外在行為,往往經過內心層面的各種功利計算與過濾,再篩選出以利害關系為單向度的存在。人選擇功利可以理解,但如果生命中只有認同現實、獲取物質、弋名弋利這一個“單向度”,那么,理想、精神都將因無利可圖而被輕易地背叛;道德、責任也將漸漸失去自我擔責的勇氣。而一個對利益投懷送抱,對功名汲汲以求的人,是沒有資格談瀟灑的。

人生瀟灑不瀟灑又如何瀟灑,各有追求和標準。甘地的話可作為一個參照,他說,有7種事情將毀滅人類:“沒有原則的政治,沒有犧牲的崇拜,沒有人性的科學,沒有道德的商業,沒有是非的知識,沒有良知的快樂,沒有勞動的富裕。”我覺得可以再加一條——沒有瀟灑的生命。

中國軍網綜合作者:鄭蜀炎

責任編輯:胡光曲

张继科乒乓球比赛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