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文化 > 正文
來源:互聯網

  一家之言

  對施一公來說,不再從事學術研究,全身心投入辦好大學。這并非犧牲,而是一種責任和使命。

  4月16日,西湖大學第一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在浙江杭州召開。會上,西湖大學第一屆董事會正式成立,由韓啟德等21位代表組成,榮譽主席由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、中國科學院院士楊振寧擔任,主席為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錢穎一。校董會選舉施一公為西湖大學首任校長,聘任許田、仇旻為西湖大學副校長。

  這標志著,本月初獲教育部正式批復同意設立的西湖大學,進入實質辦學階段;西湖大學此前宣布的基金會辦學模式以及董事會治理機制,開始運作。對于這種在國內尚屬新鮮事物的高校模式,基金會成為重要收入來源。

  作為民辦大學的西湖大學,辦學經費來源主要是社會捐贈、政府教育經費、課題經費和學生學費。由于要辦“小而精”的研究型大學,學生學費收入將很有限,聘請頂尖科學家、教授又需要高薪。因此,學校的辦學經費需求巨大,基金會在其中要起到決定性作用。

  具體包括,應該把向社會募集資金作為學校基金會最重要的工作,以學校的辦學質量獲得社會認可進而獲得更多捐贈,使用捐贈資金必須公開透明,在國家政策允許范圍內,用好基金會的資金。

  目前國外運營較好的哈佛基金會、耶魯基金會等,每年基金的運營收入、投資回報已經占到了學校總收入的相當比例。這就需要西湖大學在基金會運作中有新作為,拓寬募集資金的渠道并建立成熟的基金盈利模式,形成辦學的良性循環。前提是,投資經營要董事會決策,由專業機構進行;收支都要公開透明。

  與此同時,我也認為施一公在擔任校長期間,不宜再從事學術研究工作。盡管西湖大學將給校長以最大的治校空間;給教師以最大的治學自由。但建立現代大學制度,就是要避免舉辦權、辦學權、行政權、教育權、學術權不分。舉辦者不能直接辦學,要尊重辦學者的自主權,行政權和教育權、學術權必須分離。如施一公,作為著名學者,既然已任校長,則應履行好行政權,不宜用行政權去干預教育和學術決策。

  從西方經驗來說,大學校長不執教也是慣例。耶魯大學前校長雷文在《大學工作》一書中寫道,大學校長是一個需要全神貫注、專心致志、全力以赴去做的事業,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再去旁顧其他事情。

  從現實意義來說,施一公也必須這么做,他在競聘演講中表示,“辦好西湖大學是我肩上義不容辭的責任。人生為一件大事而來。西湖大學就是我生命中的這件大事,我已經做好準備,毫無保留地付出我的全部心力。”因此,不再從事學術研究,全身心投入辦好大學。這并非犧牲,而是一種責任和使命。因為辦好一所大學,探索全新的辦學制度,對中國高等教育來說,有著更重大的價值。

  □熊丙奇(學者)

张继科乒乓球比赛视频